www.qz8.app茄子视频

北海,龙神殿。

当代黑龙王敖夜,盘膝而坐在王座上。

他身穿玄黑色龙纹盔甲,气息宛如看不到底的大渊,深不可测。

此时,他正在修行黑龙岛至高传承《真龙帝经》,这也是北海黑龙岛的立身之本。

万年前的上古时代,北海黑龙岛与南疆涅槃岭乃是妖族两大无上圣地,分别统领禽族与海族。

原本还有麒麟族统帅走兽,只可惜在上古那场惊世大战中,麒麟族血脉几乎断绝。

在如今五域,纵使有麒麟也只是零零碎碎几只,再无往日辉煌。

而黑龙族,也在那场战争中元气大伤。

在那场战争中,黑龙族最大的损失便是失去当时的长公主敖冰。

须知万载前的黑龙岛长公主敖冰,乃是至高无上的九品黑龙血脉,妖族至高血统。

她与拥有九品凤凰血脉的不死凰后齐名,崛起之路上互为劲敌,一直都将彼此视为唯一对手。

只可惜,不死凰后硬生生地从那场惨烈的战争中存活下来,至此成为南疆的主宰。

清纯可爱的小吃货

而敖冰却被仙界降临的某位仙人暗算,无敌之前便被镇杀封印。

当年的战场上空间裂缝无数,敖冰被封印在另一虚空中,龙族几经寻访也没发现。

而这,也让黑龙岛失去最大的崛起希望,在最高战力上被南疆凰族硬生生压制了上万年之久。

虽然不死凰后对权势没有太大兴趣,万年来约束手下并未借此发难侵犯北海妖族。

但龙族有龙族的骄傲,他们不愿靠着竞争对手的怜悯苟延残喘。

这万年来,每一代黑龙王和龙太子都在拼命修炼,希望能让龙族的实力变得更强。

即便自身血脉天赋有限,无望与不死凰后比肩,但自己不行,还有儿子、孙子和子子孙孙啊!

按照龙族的遗传规律,一般父母的修为越高,子嗣出现高品血脉天赋的概率也会越高。

为了让自己子女赢在起跑线上,那些黑龙父母也要拼命地变强。

望子成龙,这是为了捍卫龙族的荣耀!!!

“真龙帝经的禁忌篇章虽然强大,可本王的血脉天赋终究还是不够强大。”

一个大周天运转完成,敖夜收功而立,脸上带着怅然若失的感慨:“那道壁垒,终究还是存在。”

相比于人族,妖族对于血脉天赋的依赖性更加强大。

如果说人族修士的成就上限,先天根骨和后天努力、资源各占五成的话。

那么对于龙族而言,先天血脉天赋几乎已经决定你九成的上限,修为越高越能感受到血脉的限制。

八品黑龙血脉,终究是无法与九品至高血脉媲美,纵使敖夜日夜苦修也难以逾越。

……

忽的,龙神殿中缓缓凝聚出一道身影。

敖夜目光微凝,连忙躬身道:“孩儿恭迎父王,不知父王有何吩咐?”

这道身影正是敖雷,他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笑容:“为父来特意告诉你一件大喜事。”

敖夜愣了愣,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父亲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龙,可以说一千年都难得见到他笑一两次。

更别说,跟现在这样笑得像个憨憨似的。

敖夜好奇道:“不知是什么大喜事,能让父王如此喜悦?”

敖夜笑道:“你可还记得你的大姑姑敖冰?她并未陨落,只是被封印在上古战场上万年。”

“而今她已经成功破封而出,涅槃重生,只要给她足够多的时间,很快就能重登圣位,恢复全盛状态。”

啥?

大姑姑敖冰没死?

敖夜条件反射地担心,老爹是不是修炼太急,走火入魔疯了?

不过仔细感受一番敖雷的气息,敖夜发现他的气息雄浑稳重,完全没有走火入魔的样子。

应该……没疯……吧!

“父王,您还记得母后叫什么名字吗?”

啪!!!

一个响亮的脑瓜崩,直接把敖夜拍翻在地上。

敖雷哼道:“老子精神正常得很,你小子当龙王当傻了吗?连你爹都怀疑?”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父爱。

敖夜揉着脑袋顶上的包,心中却满是喜悦。

父王没疯,也就是说这消息不是假的,大姑姑真的没死?

浓浓的喜悦顿时涌上敖夜心头,让他瞬间感觉肩上的压力减轻无数倍。

要知道对于北海龙族而言,黑龙王这个称号不仅仅代表着力量和权力,更代表着责任。

只有真正做到镇压北海所有妖族,同时威慑其他四域,才能登临王位。

而坐在这个王位上,就得励精图治面对四方威胁,考虑到一切可能威胁黑龙族的敌人。

坦白说,敖夜的压力很大,每天晚上都彻夜难眠,连头发都掉了很多。

如今听闻姑姑敖冰没死,敖夜就仿佛无依无靠的娃儿瞬间找到支柱,整条龙都精神了。

毕竟,他可是听着敖冰姑姑的传奇故事长大的。

“父王,敖冰姑姑现在在哪?孩儿这就带领长老们,亲自迎接她回来。”

敖雷淡漠道:“不必如此,大姐如今在神霄圣地找了个人族小子,已经签订龙神契约。”

“她给我发了条神识传讯,说在上古战场憋太久,暂时不想回归黑龙岛,打算在人族四处游玩游玩。”

敖夜微微一愣:“敖冰姑姑跟人族签订龙神契约?这……这不是胡闹嘛!”

虽然每届人间行走,都是与龙族核心后裔签订契约。

可敖冰是谁?那可是黑龙族万年来最强的天骄,人族中有谁能配得上她?

敖雷无奈道:“据她所说,这位人族是神霄圣地的圣子,拥有比她更强的修仙天赋,而且英俊无比。”

“大姐相信与这位圣子签订龙神契约,护佑他成长起来,日后很可能成就大帝之位。”

“届时,我们整个黑龙族也与有荣焉。”

对于自家老姐说的‘神霄圣子拥有比她更强的天赋’这件事,敖雷心里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开什么玩笑,敖冰是什么样的天赋?

纵观万载以来人族所有天骄,天赋能与之媲美的不过三人。

而且他们的天赋也不过与敖冰在伯仲间,真正凌驾于敖冰之上的,只有荒石帝君。

这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神霄圣子,之前连听都没听说过,你跟我说他天赋比大姐更强?丫逗龙玩呢!

在敖雷看来,自家老姐之所以与神霄圣子签订龙神契约,重点还是那个‘英俊无比’。

毕竟作为二弟,敖雷是跟敖冰一起长大的,很清楚自家姐姐就是个颜控。

在上古战场憋了一万年,如果真被英俊无比的人族少年所救,意乱情迷之下签订龙神契约,也实属正常。

敖夜无奈道:“那父王,我们就这样将敖冰姑姑留在神霄圣地吗?”

若涅槃重生,恐怕敖冰姑姑现在的修为不会很高吧!

万一遇到危险,岂不是糟糕?

敖雷道:“现在的黑龙岛,除了那些寿元耗尽陷入沉睡的老祖宗外,大姐的辈分已经是最高。”

“大姐暂时不想回归龙岛,吾等也没法勉强她,只是她的安全的确需要保障。”

“这样吧!你亲自去趟神霄圣地,给大姐送一支龙神卫去。”

“切记精益求精,务必要保证大姐的绝对安全!”

“若是大姐少了一根头发,你自己来赤焰火山找为父领罚!”

敖夜身躯微震:“请父王放心,孩儿现在就去!”

昂~!!!

一声咆哮,敖夜化为真身。

黑龙出北海,携裹万丈风浪,天地俱变!

……

不提北海黑龙岛高层,此时因为敖冰重现五域的事震动。

神霄圣子峰下,齐少玄却是重新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虽然他很不想。

叫?不叫?叫?不叫?叫?不叫?

齐少玄的身躯笼罩在紫气之中,整个人的心态是爆炸的,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尴尬。

男子汉大丈夫,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是都是天骄,你这拿辈分压人,也太过分惹!

齐少玄真诚地望着沈天,轻咳道:“久闻神霄圣子气度非凡,才情惊世,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齐某曾经放下豪言‘以一敌四’对战各位,是齐某唐突过分,今日在此向各位道歉。”

“神霄四杰,每一位的天资才情皆足以傲视东荒,实在是人杰地灵。”

坦白说,以齐少玄的傲气,让他这样违心称赞不对付的神霄圣地,实在是太为难人了。

不过他能怎么办?

现在最好办法,就是无视敖冰的话,转移话题。

只可惜齐少玄这点花花肠子,敖冰看得透透的:“喂,不要转移话题,快叫小叔公!”

齐少玄#:“……”

齐少玄脸上挤出勉强的笑容,他望着沈天:“方才齐某已经与方常、张云霆、张云曦三位切磋过,收获匪浅略有感悟。这便先行回去闭关,改日再来拜访圣子。”

说罢,齐少玄化作一道紫气直接朝黑龙战车遁去,却是要直接撒丫子走人。

没办法,辈分压死人,不退都不行啊!

看着落荒而逃的齐少玄,敖冰稚嫩的脸上露出冷笑声:“连句姑奶奶都不叫,还好意思开我龙族的车?”

昂~~~

龙吟声响起,敖冰的脸上满是威严。

随着她的龙吟声响起,那原本拉着黑龙战车的六条黑龙全都开始战栗。

它们直接把齐少玄掀下战车,然后拉着战车朝敖冰屁颠屁颠飞过来,一条接着一条趴在敖冰面前。

在龙族,高品黑龙对低品黑龙本就拥有绝对的压制力。

更何况此时敖冰虽然修为大跌,依旧有着无限接近于元婴期的修为,战力完全可以压制六条黑龙。

血脉加上战力双重压制,即便敖冰让这两条黑龙和四条黑蛟去死,估计它们都不敢反抗。

轻轻抚摸着这威武不凡的战车,敖冰淡漠道:“小侄孙,这战车应该是你的吧!”

看着霸气侧漏的敖冰,敖乌果断选择认怂:“姑奶奶要是喜欢,这战车便送给姑奶奶了。”

齐少玄:“……”

敖乌的脸上露出笑容:“虽然级别低了点,拉车的蛟龙弱了点,不过好歹也是乖侄孙的一点心意。”

“姑奶奶我收下了,至于那人族小子,你到底有劲没劲?本宫寿元万载,担不得你一句姑奶奶?不知礼仪!”

紫色的灵气疯狂翻涌,齐少玄的表情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旁边的敖乌小声嘟囔道:“少玄哥,你还是叫一句吧!现在的龙岛,姑奶奶辈分最大。”

“要是你真的对他无礼,爹和爷爷肯定会发火的,到时候万一强行解除龙神契约,我们就不能在一起玩了。”

齐少玄嘴角疯狂抽搐,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姑……姑……姑……”

敖冰撇嘴:“什么姑姑?是姑奶奶!咋还占便宜呢!”

“还有,说话大点声,本宫听不见。”

“姑……姑奶奶!”

歇斯底里的咆哮声,从那紫色灵气团中响起。

姑奶奶勉强可以叫,小叔公想都不用想!!!

齐少玄整个人陡然间化作一道紫色虹光,朝着远处的天空激射而去。

他的心里已经彻底没有挑战沈天的念头,因为在这流氓龙女面前多待一刻,他都道心剧颤。

可恶的神霄圣子,为了不正面与齐某战斗,竟然想出如此阴损卑鄙的办法。

他到底是从哪挖出这么个老古董的,简直不讲道理啊!

齐少玄表示,从小到大没这么倒霉过。

这一次,丢脸丢到家惹!

……

“冰姐姐,您这辈分压得可真是死死的。”

看着‘落荒而逃’的齐少玄,沈天不由得嘴角微抽。

这敖冰看着像是个五六岁的萝莉,但本质上还是邪恶的巨龙啊!

人家千里迢迢跑到神霄圣地来踢馆,结果踢着踢着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出个姑奶奶。

而且踢馆的目标,还变成自己的小叔公,这种经历想想都抓狂。

谁说胸大无脑的?冰姐姐这两团邪恶明明就没影响智商好不好,而且好像还加智力。

当然,对敖冰凭着一张嘴皮子怼跑齐少玄,沈天是乐见其成的。

前不久在无量古国被邪灵教针对的经历,让沈天认识到枪打出头鸟,低调才是王道。

现在沈天在东荒的名气,已经足够高。

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跟齐少玄分庭抗礼不落下风。

要是他再正面把齐少玄干趴下,那还不彻底成为东荒绝对的第一天骄?

高处不胜寒啊!

叶擎苍和楚龙河的遭遇都告诉沈天,高调没好下场,跟圣主师尊一样做个老阴逼最安全。

故此,对这次齐少玄不战而逃的结果,沈天非常满意。

既捍卫圣地尊严,又没出太大风头。

稳得一批!

……

敖冰瞥了眼沈天:“你小子明明能吊打那家伙,干嘛一直憋着不出手?”

沈天笑道:“万事以和为贵,冰姐姐都说按照辈分,他要叫我一声小叔公,我要打他不是以大欺小嘛!”

敖冰翻了个白眼,风情万种。

是的,沈天也不知道这娘们是怎么用一具看起来才五六岁的躯体,翻出风情万种的白眼的。

只能说这条母龙体内,可能还藏着些青丘狐狸的血统吧!

敖冰缓缓踏上黑龙战车,稍微检查一番道:“虽然简陋了些,不过暂时够用,送给你吧!”

“等日后你随本宫去趟黑龙岛,再让敖雷那小子给你换一辆好点的座驾。”

“与本宫签订龙神契约的男人,本宫自然不会委屈你。”

“来,上车吧!本宫带你去兜兜风~”

看着明明只有一米二身高,却挺着两个邪恶老气横秋的敖冰,沈天嘴角疯狂抽搐。

这股浓浓的‘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既视感,是从哪来的?

你以为我堂堂神霄圣子,会因为这黑龙战车看起来很酷,就忍不住放弃掉节操吗?

哼,你猜对了!

没有哪个男人,扛得住跑车的诱惑!

沈天走到黑龙战车面前,轻轻抚摸着那几条庞大黑龙。

虽然沈天有自信,以自己如今实力,一剑剁掉这几条黑龙并不困难。

但剁归剁,能降服这六条黑龙拉车,逼格和满足感方面掐得死死的,让人太期待了。

于是圣子峰下,张云曦幽怨地看着自家师弟登上那龙族小妖精的车。

昂~

六条蛟龙齐齐仰天长吟,腾云驾雾朝九霄云巅飞去。

沈天坐在战车上,随着蛟龙加速能明显感觉到强烈的推背感,简直爽翻天。

一时间,沈天终于体会到那些所谓的圣子、天骄,为啥明明可以御器飞行,却非要驾驭战车。

这种飙车的快感,是御剑飞仙完全比不了的。

缓缓伸出手抚摸着身边的云彩,沈天余光望向身旁敖冰。

也不知道真正的龙骑士,感觉是怎么样的,速度太快不会翻车吗?

难道,那两根角是用来控制稳定的?还是说那是方向盘?控制飞行方向的。

沈天正走神呢!

忽然,耳边响起敖冰幽幽的声音:“你这家伙,盯着本宫想啥呢!”

沈天条件反射道:“我在想,骑在你的身上是什么感觉……”

话没说完,沈天猛然惊醒,额头上冒出一滴冷汗。

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敖冰并没有发飙,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沈天:“你,想试试看吗?”

感受着虚空中温度似乎在降低,沈天求生欲瞬间上线:“不想,一点都不想!”

不想骑?还一点都不想骑?

昂~!!!

黑龙咆哮声在战车上响起:“敢羞辱本宫,看打!”

上苍龙爪!

赤龙吐息!

破体龙鞭!

玄冰棒棒锤!

……

九天之上,澎湃的能量波动席卷八方。

所有云层都在激荡的战斗中一扫而空,碧空万里无云。

黑龙战车的震动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竟然出现一道道裂痕。

那可是以上品灵金所特制的战车,纵使是元婴期巅峰全力出手也难伤分毫。

恐怕只有化神强者,才能将战车轻易破坏,而如今却在沈天与敖冰的肉搏中,被余波震得龟裂。

这一幕若是被其他人看到,恐怕下巴都得震掉下来。

砰!!!

敖冰双脚被噬仙藤紧紧捆绑住,双手也被沈天抄住,整个人压在战车的座位上。

沈天很无奈,虽然明知道眼前这位主是个万年老妖精,可那一米二个头还有稚嫩小脸,都让他有种欺负萝莉的负罪感。

“放开本宫,放开本宫!不然等本宫恢复功力,挠死你!”

敖冰全力挣扎着,然而她无奈地发现,自己堂堂九品黑龙血脉,居然在力量上被沈天完爆了。

可恶,这个男人到底想干嘛!

是想给本宫一个下马威,证明天赋比本宫强吗?

听说有些变态人族降服妖宠时候,会用鞭子抽打妖宠的屁股。

难道本宫看错了人,这家伙看起来相貌堂堂其实极为邪恶,想要征服本宫?

这被完全压制的姿势,让敖冰心中升起浓浓的屈辱。

哪怕在万年前那个天骄云集的乱世,她也从未被人如此完全压制过,同阶几乎都是横扫无敌。

即便在与宿敌不死凰后的战斗中,敖冰也是平分秋色,二者之间胜负五五开。

然而沈天的修为才金身七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不如敖冰。

可是二人的战斗,却是以敖冰被稳稳压制收场。

这让她身为龙族的骄傲,很难接受!

龙族崇拜强者,但她敖冰怎么也是龙族公主啊!

真要是被龙骑士用鞭子驯服,那也太羞耻了,他怎么能这样?

敖冰这万年来,第一次陷入深深的怀疑龙生中。

……

然而事实证明,敖冰这完全是被迫害妄想症。

沈天把她的双脚和双手捆起来后,只是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她。

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沈天无奈道:“冰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敖冰:“???”

你把本宫绑得跟粽子似的,让本宫原谅你?

而且你知道个锤子错了,你知道你错哪了?我是生气那个吗?

什么叫‘你不想,一点也不想’?龙骑士不就是应该骑龙吗?

你说不想试试看,是不是看不起本宫?难道本宫不配被骑吗?

九霄云巅,六条蛟龙依旧在天空中腾飞着。

没有人知道,片刻前还挥斥方遒击退齐少玄的北海长公主敖冰。

此时此刻,心态连续爆炸。

……

而另一边,神霄圣城某隐秘的院落中。

齐少玄颓废地蹲坐在门口,整个人看起来跟焉萝卜似的。

这次神霄圣地之行,让他经历了一生最大的挫败,道心都有些蒙尘。

在他身旁,辰中天和敖乌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劝说,毕竟老哥太惨了。

辰中天同情地望着齐少玄,坦白说他大概能体会到齐少玄的憋屈,因为他也被沈天坑过。

这神霄圣子,简直有毒!

当初他就是因为遇到沈天,被打击得金丹崩溃。

现在看到齐少玄这模样,辰中天总隐隐感觉这一集他好像看过。

“中天,你说我这次来神霄圣地,是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好……好丢脸啊!”

齐少玄缓缓开口,原本剑眉星目也算颇为英俊的脸上,此时充满‘丧’气,再无意气风发。

没办法,他走的是无敌路。

所谓无敌路,便是坚信横扫同阶、同代,有我无敌。

然而他这次前往神霄圣地,先是被方常爆肝拦住,被方常和张云曦联手压制。

接着,又被敖冰这龙族老妖精以同阶修为一掌逼退,连连受挫下,无敌气势早已经泄了锋芒。

再然后,辈分的问题给了齐少玄致命一击。

堂堂紫府圣子,金丹榜排名魁首的绝代天骄,矮人一头都受不了,更别说凭空矮人两辈。

一想到那些东荒无良情报组织,会把这事添油加醋成什么样公之于众,齐少玄就感觉头皮发麻。

看着老大如此挫败,辰中天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追随齐少玄主要是因为,‘吾兄齐少玄,有大帝之资’。

但齐少玄对辰中天的待遇的确没的说,在辰中天走火入魔金丹崩溃的时候,不吝赠予大量涅槃圣液帮助。

甚至就连《不灭涅槃帝经》,齐少玄都传授了部分给辰中天,当真算得上情深义重。

想了想,辰中天道:“师兄,其实你不用觉得丢人,这……这只是个意外。”

“您想想,虽然你曾经放出话来,要以一敌四镇压神霄四杰。”

“可不是还没打嘛!你只是跟其他三杰斗法而已。”

“而且其他三杰联手也未能击败你,这足以说明你的强大了。”

“至于辈分的事情,如果那个龙女孩,真的是万年前的黑龙岛长公主敖冰,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毕竟就古籍中记载着的,敖冰可是黑龙族至高无上的九品黑龙血脉。”

“纵观万年来整个五域,能与之媲美的天才翻掌可数。”

“少玄师兄才二十多岁,而那老妖精万年前就已经数千岁,战斗经验比你丰富实在再正常不过。”

“师兄能与敖冰那老妖精交手一招不落下风,放在整个五域都足以自傲。”

齐少玄无奈道:“可是神霄圣子与敖冰签订了龙神契约,按照辈分他……”

辰中天安慰道:“少玄师兄,且不说神霄圣子和敖冰到底有没有签订龙神契约,即便真的签订了又如何?”

“修仙界终究还是强者为尊的,神霄圣子修为不过金丹期而已,又岂能配得上敖冰的身份。”

“日后他去了黑龙岛,那些天尊级甚至圣级黑龙,岂会心甘情愿对他俯首行礼?”

“恐怕要不了多久,龙族长老会就会废除他的龙族人间行走身份。”

“到时候,这所谓的高辈分,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

……

齐少玄若有所思:“可不管怎么说,这次神霄圣地之行,我终究还是丢脸了。”

辰中天略一思忖,道:“其实若少玄师兄想要尽快将这次事件的影响力消除,还是有办法的。”

齐少玄眼前一亮:“愿闻其详。”

辰中天望着远处那散发紫色光辉的战神塔,道:“如今整个东荒,风头最盛的便是这战神塔。”

“但凡知名的天骄,都希望在战神塔上闯过更多的关卡,在【战神新秀榜】甚至【战神总榜】上留下自己的大名。”

“辰某之前曾经特意查看过如今的【战神新秀榜】和【战神总榜】,新秀榜排名第一的是南疆第一天骄孔梦。”

“她的评级是五星天骄,在战神总榜上排名第六,甚至还要在当年的神霄圣主之上。”

“而新秀榜排名第二的,是神霄圣地的方常,在总榜上排名第十三位。”

齐少玄愣了愣:“那神霄圣子沈天呢!他在第几名?”

辰中天嗤笑道:“神霄圣子沈天,战神榜上未曾留名,据说是不想让其他闯关者太受打击。”

“不过依我看来,不过是神霄圣地的弟子替自家圣子大吹法螺,故作神秘罢了!”

“东荒战神塔的新秀榜第一名,居然是南疆的天骄,这实在是丢人。”

“若是少玄师兄能横扫战神塔,登临六星天骄之宝座,将新秀榜魁首之位斩获。”

“以你万古第二位六星天骄的噱头,北斗圣地与紫府圣地再宣传一番,想必足够席卷五域。”

“到时候,区区‘辈分’问题的小乌龙,根本不会有人在乎。”

有道理!

听完辰中天的话,齐少玄豁然开朗:“中天啊中天,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竟有如此智慧?”

辰中天笑道:“这人还是得经历过挫折才能成长,那次走火入魔让我学到了很多。”

“少玄师兄,为了将你挑战战神塔的影响放到最大,我建议你直播。”

齐少玄微微一愣:“直播,这是什么意思?”

辰中天笑道:“师兄有所不知,所谓直播,就是让人观看你的战斗。”

“你可以在战神塔中挑战几次五星天骄,表现得越轻松越好,这样能吸引更多关注。”

“待到时机成熟后,少玄师兄再一举挑战六星天骄,震撼所有观众。”

齐少玄在心中构想着那种场景,目光逐渐变得璀璨起来。

原本消失的战意重新回到他身上,极尽升华!

……

简单调息过一番后,齐少玄将自身所有状态恢复到巅峰。

接着,他换上便装戴上面具,朝着战神塔所在之处飞速激射而去。

齐少玄并不准备一开始就直播,因为现在的他有点丧,想要先发泄发泄。

避开周围那些‘议论八卦’的吃瓜群众,齐少玄‘囧’着脸,缓缓走入战神塔中。

很快他便出现在紫色虚空中,四周响起温柔的女子声音。

“年轻的圣子呦,欢迎来到战神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