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一个最快让你射的app

别看在代表了华夏巫师圈子顶级交流群“大巫俱乐部”内,来自于国各地的大巫师们对蛊物的各种痴迷与交流分享,但是李大魔头却压根儿看不上这些蛇虫鼠蚁,他唯一关心的,就是这些玩意儿能不能当加餐而已。

对他来说,大概除了吃以外,就没有别的用场了。

大魔头随手放出第二张图。

钱江省湖西市大魔头微信图片_20181215185858gif(汤锅里面,一条青蛟仿佛生无可恋的肚皮朝天,一边吐着信子,一边载沉载浮,然后有人手欠,丢了两块生姜进去……)

在琼崖岛吃土的黑巫师……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

蜀川七门沟栗寨主钱江省湖西市大魔头,您要是不想养这条蛟了,随时可以转让给我,价钱好商量。

山阳妙树大师善哉善哉,同上+1

江淮省仙女庙售票员+2

宝岛月亮湖唬烂先生煮出来好吃不?

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完蛋,又一个稀世异种没有了,等等,这蛟看上去怎么好像还活着?

湘南龙头寨老龙头如果真是蛟的话,怕是煮不死吧!

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

老巫师倒是看出了一丝端倪,五老峰擅长驱蛇的青虎婆婆就是因为这条青蛇,不,青蛟,而栽了一个好大的跟头。

钱江省湖西市大魔头w

龙老巫师说的没错,要是能被煮死,那还配叫蛟吗?

最多煮个筋骨酥软,跟一根软趴趴的面条没什么区别罢了。

李白接下来没有再说什么,丢下大巫俱乐部微信群里一脸吃惊的巫师们,随手换了一个微信群,继续刷有没有漏掉的红包,或者跟别人聊天打屁几句。

他加入的微信群不多,除了单位同事群,高中同学群,大学同学群,还有就是后来加入的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群、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群、潇湘巫会、大巫俱乐部和湖西市武术家协会群,总共也就十来个。

在大学毕业后,李白曾经加入的微信群其实更多,但是因为嫌烦而都退掉了,如今保留下来的几个微信群基本上都与工作生活或者日常交际圈子密切相关,至于寻常聊天打屁的群就算被人拉进去,也会果断退掉,那些乱七八糟的群总是不停的刷新消息,让人觉得眼晕,也会白白浪费流量。

翻看了一下其他几个微信群,每个群都手欠的发了一个一块钱分一百份的红包炸群,显示一下存在感,然后在一片猛烈吐槽中淡定的吃完早餐。

洗完餐具锅碗,再花一个小时搞卫生,将大平层的所有房间都收拾了一遍,李白这才拎着车钥匙下了楼。

虽说得了七天假期,却并不意味着无事可做。

开着桑塔纳2000一路来到位于郊区的蓝光户外俱乐部,他上次在这里参加安局培训后顺手办了会员卡,所以安局很容易就替李白报了射击培训课程,而且是一年份的,不打完子弹,这事儿就不算完。

交表付钱,服务台工作人员还格外惊讶的多看了他一眼,报整整一年的射击培训课,该不会是真爱粉吧?

一年的课程费用在打完对折后,依然还是要了李白七万块钱,课程中的子弹是有定额的,超过得另外加钱,还不便宜,真特么贵!

这家俱乐部比卖给他军火的中南半岛情报贩子吴福生还要黑。

不过收费这么贵,并不是花在枪支弹药上,而是在软环境上,包年的客户可以享受一对一的陪练服务,安局也正是想要蓝光户外俱乐部的专业枪械教练针对性的指导李白那令人绝望的枪法。

“你好,李先生,我是您的枪械教练,咦?怎么又是你,你确实得好好练练了。”

听说有人包了一年的射击课程,一位枪械教练赶了过来,公式化的开场白还没有说完,却将李白给认了出来,可不就是几个月钱参加安局培训的那位嘛!

那一手气死人的臭枪法让人印像深刻,枪械教练一下子记了起来。

“龚教练,你好!”

李白尴尬的笑了笑。

自己的彩票概率射击法是天生的,能怪得了谁?

“每次上课都要带好会员卡,你总共有240小时的课时,上完课记得刷卡,来吧,我会好好指点你,这枪法啊,就得靠多练,无论是体育射击,还是实战射击,部都是靠子弹喂出来的,天赋虽然是一方面,但也不是绝对……”

枪械教练龚清正式进入状态,一边领着李白向靶场走去,一边涛涛不绝的讲了起来。

因为李白并不是第一次来,所以省去了许多基础性的东西,但是关于安规则,依然还是不厌其烦的再交待了一遍。

“……嗯,嗯!明白!”

李白点着头,反正一句都没听进去,龚教练那点儿东西还不如自己从小随军跟着老爹在特种大队随便听到的多。

什么三点成一线,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真理,但是对于真正的神枪手来说,根本就是扯淡。

空气密度呢?气流运动呢?枪支性能呢?根本不可能是一条线,就算是用激光,射出去的也未必是一条真正的直线。

靶场里人不多,这里的常客基本上是射击爱好者,要不就是手痒的退伍军人,户外400米距的20个靶位,只有七八个人。

眼下正值年关,也没有组团来参加射击培训的,所以能够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个人。

“81杠,还是95,你自己挑!”

龚教练带着李白来到取枪的地方,隔着实心精钢栅栏的后面,就像外国的枪店一样,一支支乌光锃亮的枪支整整齐齐竖挂在枪架上,每一支枪都有钢丝锁。

“来个85式吧!”

李白一眼就瞅中了数量最少的国产狙击步枪。

枪架上的狙击步枪总共就五支,两支85式,一支svd,一支恩菲尔德l42,基本上都是老枪,木质枪托都已经磨掉了漆,留有不少划痕,枪漆也十分斑驳,不过看上去保养不错,起码没有锈斑。

“狙击步枪,嗯,也行!”

龚教练帮李白办好了领枪手续,顺便提了一匣子黄澄澄的子弹。

尽管如今华夏攻克了铁壳子弹的技术难关,但是762毫米口径的狙击弹依然还是用黄铜壳,保证了铜壳的自润性能,降低在抽壳时的故障率。

“狙击步枪第一个要求是稳,不要想着耍花活,放好支架,初学者可以垫几个沙袋,就像这样……”

400米靶场可供立卧两种射姿,龚教练先给李白比划着射击姿势。

虽然在安局的新人培训中他已经讲解过一次,但是李白的枪法臭到让人绝望,只好从头开始,仔仔细细的再教一遍。

无论枪法准不准,先把pose摆准了。

李白听的直想打呵欠,这些都是他从小听到大的东西,没什么可新鲜的。

特种大队虽然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是特种兵一茬接一茬的换,随军家属却没有多少变动,可以想像的到,像李白那样从小在军营里长大的小屁孩子,将特种大队的那些玩意儿耳濡目染般程复习一遍又一遍,光是对枪械的了解和掌握程度,绝对不会比那些教官们逊色多少。

呯!~

枪声未落,远处的枪靶上远远传来当的一声,首发命中。

“你来!”

龚教练站起身,蹲在有软垫的卧姿射击位上,拍了拍垫子。

李白不紧不慢的趴下,熟练的架上枪,简单的检查了一遍,开始试瞄目标。

如果没有垫子,直接卧在地上,有时候还需要在裆部挖个小坑,这是来自于老兵的经验。

后座力作用在人体上,再让小弟弟一遍又一遍的跟地面磨擦,有些体质敏感的人容易失控跑马,那就特么尴尬了。

“嗯,姿势倒是挺标准,等等,我帮你看看,嗯,可以开始试射了。”

龚教练记得李白说过自己是特种大队军属的事情,倒也并不意外。

小孩子记忆力好,又善于模仿,年复一年的观摩,就算是猴子也该学会了。

呯一枪!

李白的身体微微一动。

龚教练没有让他继续射击,拿起望远镜观望枪靶。

崭新的靶纸上只有他方才命中的五环弹孔,却没有第二个弹孔,很显然李白毫不意外的射空了。

教练挠了挠头,真特么活见鬼了,操作无误,姿势正确,居然射飞了?!

按照他的估计,自己协助瞄准后,哪怕运气再差,起码也应该能够摸到外环才对。

可惜靶纸就那么大,没办法提供更多的弹着面,不能确认子弹究竟飞到哪里去了。

“等等,换曳光弹!”

龚教练一拍脑袋,想到了一个主意。

普通弹初速太快,肉眼不容易捕捉到,曳光弹更容易观察到弹道轨迹。

他很快又换了一匣子弹,给85式狙击步枪更换了子弹。

蓝光户外俱乐部的枪械库比不上装备齐的军队,弹药种类有限,匹配小口径的曳光弹可不容易,还好762毫米口径的曳光弹还备有一些。

“再来!”

呯!一颗光点以极快的速度与枪靶擦边而过。

龚教练终于能够用肉眼捕捉到子弹的轨迹,一拍大腿,说道“对,往左一点点,慢慢修正,继续,一定要记住状态最好的那种感觉。”

再往左偏上一尺,就能上靶了。

呯!

李白的第三枪明显又太左了,弹道出现在枪靶的右边,以更大的误差错过了靶纸。

“过了,过了,只要一点点,不能太急。”

龚教练有些着急,这个调整的幅度未免也太大了些。

呯!

“往左,又太右边了。”

呯!

“往右,再右边一点,嗨,你这个劲儿真累!”

呯!

“太上面了,好好保持这种状态,往下修正,你快要摸到靶纸了,加油。”

呯!

“嗯?你这是往哪儿瞄啊?靶杆都被打断了!这枪法,俺真是服了you!休息一会儿,我换个靶子。”

过了几分钟。

李白继续瞄准。

枪械教练的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和绝望,他眼睁睁的看到那一条条激射而出的弹道轨迹在枪靶左右上下乱飘,硬是凑不上靶纸,好不容易中了一发,却是打中了靶杆,直接把整个枪靶给废了,这种情况可不常有,也真是没谁了。

“……等着,别动,我给你把枪垫好,千万别动……”

连自己几近于作弊,提前瞄准好后并且用沙包固定住枪身,再让李白就位,即便反复协助瞄准,可是最后的结果依然让人气馁不已。

曳光弹在靶纸周围各种浪,死活不上靶,连附近其他正在射击的人都忍不住望过来,看看教练口中那位三生三世的榆林疙瘩究竟是哪位大能。

“没子弹了!”

李白拉动枪栓,空仓了。

卧姿位边上是弹壳,一匣曳光弹很快打空。

“等等,先别急,让我想想。”

龚教练一脸无可奈何的挠着头皮,都快要把头发给挠掉了。

用子弹喂出好枪法的道理,头一次开始动弹。

一纸匣子至少有50发子弹,可是部变成了弹壳后,却偏偏没有一发命中目标,甚至连边都没有擦到。

若是换成其他人,狙击步枪加瞄准镜,无论如何也应该命中一次。

可是这位爷倒好,白瞎了那么多子弹,崭新的靶纸上依旧是一颗弹孔,而且还是龚教练自己的,真是活见鬼了。

“看你手挺稳的,换个跪姿试试。”

龚教练这是跟李大魔头耗上了,他非得要找出屡射不中的根本原因。

又去领了一盒曳光弹,还找了一位退役狙击手同事过来,两人一起琢磨李白同学的神不中枪法。

“姿势没问题啊!”

半信半疑的那位退役狙击手上下打量了一遍保持着跪式射击姿态的李白,向龚教练点了点头。

“李先生,先来一枪试试!”

龚教练指了指200米开外的枪靶,他已经将400米靶位调整到了一半距离。

带有瞄准镜的狙击枪打这个距离,简直就是玩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