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鹿直播app下载最新版

“谁?

谁偷袭我?”

刚醒来的山贼猛地从地上跳起来。

另一个山贼也赶紧爬了起来,看到凤九儿站在一旁,他立即刷的一声抽出大刀,刀口对准九儿。

哑奴和拓跋岢岩一直守在门内看着,见此,都捏了一把汗。

但他们现在连站起来都那么困难,若不是扶着铁门,根本没办法长时间站稳。

这种情况之下,要是那两个山贼真的要伤九儿,他们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

九儿却看着两个山贼,一脸疑惑:“你们不是要带我出去吗?”

“带你出去?

带你去哪里?”

两人互视了眼,怎么没想到起来还有这样的任务?

“不是说,晚上我和少当家成亲,你们可以让我现在外头走走,活动一下筋骨?”

甜蜜劲秋蓝装魅影极其秀丽

九儿脸色一沉,似乎很不高兴:“现在是怎么回事?

耍我?”

“你……你要和少当家成亲?”

“废话,整个山寨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凤九儿虽然还没有成为他们的少夫人,但如今这么一看,气势竟然真有几分强悍。

尤其当她脸色沉下来的时候,竟比少当家还要有威严。

“既然不是要带我出去走走看看周围的环境,那就别寻我开心,你们这般无力,当心我日后让少当家收拾你们。”

九儿回头,走到铁门边,冷哼:“不走,就让我回去,带我出来做什么?”

可是,两个山贼是真的被自己搞糊涂了,人真的是他们带出来的吗?

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九儿站在铁门边,回头看着他们,眯起眼眸。

“你们该不会和豹子一样,也误闯了石林,伤了心智吧?”

“你怎么知道豹子他……”不等那人说完,凤九儿便打断道:“我今日去见老当家和风长老,就是医治豹子,他现在好了,活蹦乱跳的,不信,自个儿去看。”

两人还是糊里糊涂的,凤九儿却显得特别没耐性,似乎真的被人耍了一样,一脸不高兴。

她一脚踹在石门上:“快让我进去,回头,看我不收拾你们!”

这两个山贼依旧是很糊涂,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女娃为什么能出来,他们为什么晕过去?

可她出来之后又不打算离开,还要回山洞去?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带钥匙的山贼走到铁门前,看了凤九儿一眼。

“看什么看?

你再看我,让少当家看到,当心挖了你的眼!”

“少当家才不会这么凶残。”

那山贼嘀咕了句,终于还是给她将山洞的铁门打开。

可是,直到凤九儿走进去,铁门再一次被关上,两人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难道,他们刚才真的为了讨好这位未来少夫人,打算带她出去散散心,却又无缘无故晕了过去?

不对啊,难道不是因为他们里头的人将铁门砸得砰砰响,他们才过去看情况的吗?

但后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今晚真的要和少当家成亲?”

“这……我怎么知道?

我们一直守在这里,也没有任何通知……唉,小七哥!”

小七来了,两人快步迎了过去,带钥匙的山贼说:“少当家,今晚真的要成亲?”

“是啊,你们还没有收到消息么?”

小七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走到铁门边,朗声道:“开门。”

拿钥匙的山贼依旧是糊里糊涂的,将铁门打开。

小七站在洞外,向里头的人道:“姑娘,我们家夫人请你过去,要给你挑选喜服呢。”

凤九儿有点不耐烦地,从里头不走了出来。

这丫头竟然真的要和他们少当家成亲!两个山贼虽然还是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如今,却不敢再对凤九儿的话有任何怀疑。

反正,人还在这里就好。

至于那些人,一个个都被下了药,自然也跑不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九儿要跟着小七走,哑奴站在铁门内,一脸担忧。

九儿回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他焦急的视线,她笑道:“晚上你们也会一起去喝喜酒,我们回头见。”

她转身走了,身后,却留下来一堆担忧的人。

若是凤九儿如今还身怀绝技,当初那样的一身武艺,大家自然不会太担心。

可现在,她武功尽失,万一那少当家色心大作……“放心吧,九儿不是说了,那位少当家不喜欢她吗?”

雪姑看着扶住铁门努力站稳的哑奴,柔声道:“别怕,九儿足智多谋,她一定有办法的。”

哑奴依旧是很担心,就算九儿真的很聪明,可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

唯一吃了解药的乔木,也跟着九倾走了,万一九儿真的出了事,还有谁能救她?

……凤九儿如今不仅一点事都没有,甚至,待遇不要太好。

进了房间之后,就有人送来一堆吃的。

虽然不如皇城的点心好吃,但,对于她这种在荒山野林已经赶了大半个月路程的人来说,这热腾腾的点心,简直是人间极品。

“可不可以给我做一碗面?

牛肉面可以吗?”

甜点吃了几块,忽然又想吃面食了。

两个小婢女看着她这副一点都不怕生的模样,都觉得讶异得很。

这位未来少夫人,好像挺好相处的样子,一点架子都没有。

至少,以后伺候她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

小丫鬟点了点头,立即去膳房给她弄吃的。

大丫鬟还在指挥着下人给她弄热水,准备伺候她沐浴更衣。

九儿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洗过澡,等吃完整整一大碗牛肉面后,她愉快地跨入了浴桶。

依旧是两个丫鬟在伺候,虽然有那么点难为情,不过,她现在需要养精蓄锐,也不便话唇舌精力将她们赶走。

最重要的是,她还想从两人身上,打听一下这个山寨的情况。

“你们说,这里叫赵家寨?

是所有的人,都姓赵吗?”

她一边玩水,一点状似无心地问道。

小丫鬟摇摇头,笑着说:“大部分姓赵,还有小部分姓禹?”

“哪个于?”

“赵禹的禹。”

小丫鬟说完,似乎惊觉自己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忙道:“大禹的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