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色sss香蕉高清完整视频

面对徐昭佩的挑衅,萧绎轻轻反击:“既然说这茶不好,那就新煮一壶。”

又对萧庄说:“一会茶煮好了,再给祖父斟茶。”

萧庄应了一声,再看看祖母,见祖母点点头,便把茶壶交给仆人,坐回祖母身边。

歌舞依旧继续,谈笑声再起,仿佛方才那小小的交锋,从未发生过。

步障另一侧,萧绎身边心腹侍从监督仆人重新煮茶,四个人目不转睛,盯两个仆人备茶、煮茶,防的就是有人投毒。

王府里对厨房的监管很严,防的就是有人投毒,因为大王特地交代过,一定要提防“毒妇”投毒,毒害他人。

“毒妇”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所以,不仅后厨有监厨,对食材和佐料的管理很严,即便是煮茶,也有严格的监督。

煮茶时用的茶叶和佐料(这个时代茶的主流制备方法是煮,通常要加一些佐料,如同煮菜一般),而各种茶具,亦有专人保管。

无论何种饮食、盛放饮食的器具,在贵人品尝前,都会有人试毒。

方才,给大王和毒妇…王妃所备茶水及茶具,以及给其他夫人、郎君的茶水和茶具,均已试过毒。

如今重新煮,一会同样要试毒,才能端过去。

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

仆人们在一旁煮茶,而席上,徐昭佩心不在焉的看着歌舞。

昨晚,她又梦到萧方等,梦到儿子向她告别。

萧方等说,自己即将转世为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从此衣食无忧,一辈子平平安安。

特来向母亲告别? 让母亲不要再挂念,并拜托母亲照顾好萧庄。

徐昭佩哭着跑上前,要拉住儿子的手? 想问儿子生在哪个富贵人家。

她要去看一眼? 就看一眼。

但儿子渐渐远去? 她怎么也追不上,看着儿子笑容满面的向她挥手告别,然后渐渐消失? 徐昭佩哭着从梦中醒来。

然后看着枕边? 儿子的遗物——一个玉佩,将玉佩紧紧握在手中,泪流满面。

徐昭佩经历磨难之后? 幡然悔悟? 后悔当初为了报复萧绎? 而忽略了儿子。

她从嫁给独眼萧绎的那天起? 就痛恨这段婚姻? 又痛恨萧绎找别的女人? 于是夫妇俩形同仇人。

几十年来,她不断变着花样羞辱萧绎,甚至故意与人私通,就是要让萧绎气得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

但这样做? 受到伤害的还有儿子萧方等。

萧方等夹在父母之间? 左右为难? 被父亲迁怒? 做什么都被骂,又被母亲的行为牵连,沦为他人眼中的笑柄。

直到萧方等遇害、徐昭佩经受了一番磨难? 才惊觉自己对不起儿子,儿子为了她的所作所为,承受了太多痛苦。

徐昭佩想要报复萧绎,结果伤害的却是自己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但后悔没有用,萧方等死了,年纪轻轻就死了。

人死不能复生,徐昭佩再想和儿子说对不起,已经不可能了。

不过,萧方等虽然死了,但还有儿子萧庄。

所以,后悔莫及的徐昭佩,决定用自己的余生来弥补对儿子的亏欠,好好对待孙儿萧庄。

只要萧绎没有休妻,她依旧是湘东王妃,萧庄就是湘东王毋庸置疑的嫡孙,唯一的嫡孙。

所以,将来该由萧庄继承湘东王位。

不过,萧绎铁了心维护庶子萧方诸的世子之位,哪怕按宗法来说,该由萧庄来做“世孙”。

徐昭佩不认输,一定要维护孙儿的地位,她决定耗下去,先把萧绎耗死,再向太后、皇帝陈情,还萧庄本来地位。

然而时局有变,恐怕耗不下去了。

首先,她的娘家人,兄弟几个都已陆续去世,弟弟徐君蒨病恹恹,眼见着随时都会一病不起,所以,娘家那边的依靠快没了。

其次,萧绎作为辅政藩王,大权在握,经过一番精心布置,撒下大网,徐昭佩默默看在眼里。

待到收网之际,朝野内外再无人可以抗衡萧绎,那么…

那么,这个独眼夺了皇位、当了皇帝,皇太子,就必然是和王贱人生的萧方诸,而她,不只是落得休妻下场这么简单。

独眼当了皇帝,不仅不会立她为皇后,还必然翻脸,赐她自尽算是客气的。

落得如此下场,是她咎由自取,可她死了,萧庄怎么办?

那时的皇太子萧方诸,以及王家兄妹,不会放过这个祸患的。

萧庄是萧方等在世间唯一的血脉,徐昭佩不能让儿子绝后。

她已经对不起儿子了,不能对不起孙儿。

怎么办?

徐昭佩想过最极端的办法,因为只有那样做,才能反败为胜的可能。

但无法实施,因为萧绎防她防得很严,徐昭佩知道自己身边的侍女们,当中肯定有萧绎的眼线。

即便实施后侥幸成功,也无法保证自己置身事外。

否则,即便萧绎死了,她也会跟着完蛋。

但她不能和萧绎同归于尽,否则谁来给无助的萧庄撑腰,谁去要求太后主持公道,让萧庄成为湘东世孙、继承王位?

太后要是有脸说什么“兄终弟及”,她就敢撕破脸,问:坐在御座上的,怎么是皇太孙。

所以,极端的办法即便她有心实施,也做不到。

但是,“他”说可以。

想到这里,徐昭佩有些心虚,下意识想瞥一眼萧绎,但还是忍住了。

萧绎一直在提防她,左右必然也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所以,现在任何不必要的小动作,都会引起萧绎及其左右的怀疑。

新煮好的茶,盛在茶壶里,端了上来。

一如之前交代的,仆人端着茶壶站在旁边,由萧庄来给祖父斟茶。

萧庄今年十二岁,颇为聪明,从方才祖父、祖母之间寥寥几句对话,就品出不对。

但毕竟年纪小,没什么历练,并不清楚为何会如此,所以想了个办法。

他斟了一杯茶,却不是为祖父献的,而是自己慢慢喝下:“孙儿试一试,看是否适口。”

名为试冷热,实际是试“有无问题”,免得祖父、祖母又拌嘴。

当然,茶在端上来之前,就已经有人试过毒了。

萧绎见状颇为惊讶,发现孙儿很机灵。

随后瞥了一眼徐昭佩,发现徐昭佩神色如常,萧绎放下心来:徐昭佩再毒,也不会对萧庄下手的。

萧庄试了茶,故意拖延了一些时间,以便证明这茶没问题。

徐昭佩见状,也说试一试这茶味道行不行,让萧庄斟了另一杯,喝下。

祖孙二人都喝了,并无异常,萧绎没理由再担心什么。

徐昭佩若疯狂到和他同归于尽,不是没可能,但徐昭佩不可能害死萧庄。

接过孙儿斟好的茶,萧绎细细品了几口,觉得味道着实不错,仿佛脑袋都清醒了许多。

他喜欢看书,但一只独眼,承受不了日夜使用,所以让人读书给他听。

即便如此,夜里听书容易困,有时兴致来了,要熬夜谱写钢琴曲,所以需要喝茶提神。

萧绎喜欢煮茶时放各种佐料,如同煮酒羹一般,对茶叶也很挑剔,既要保证味道,也要具备极佳的提神效果。

萧绎喝完茶,不一会,仆人端上蒸好的柿饼,摆在各位贵人案前。

柿饼端上来之前,都已经试过毒,可以尽情品尝,萧绎拿起一块,分了小部分给萧庄,以示亲近。

徐昭佩也拿起柿饼,慢慢品尝。

萧绎吃着柿饼,心中颇为期待:坚持吃下去,想来那病痊愈可期。

他有难言之隐,因为患上了“痔”,为此颇受困扰。

后来寻得良方,有所缓和,且得知平日饮食适当吃柿饼,能调和肠胃,缓解症状。

坚持了数年,效果还是不错的,好歹发作得没那么频繁。

所以王府备有大量上好柿饼,妥善存储,以备萧绎日常食用。

但柿饼不可多吃,吃多了容易腹胀。

且不能和鱼、蟹混吃,否则容易腹痛。

萧绎对这柿饼的食用禁忌深信不疑,因为晋时张湛所著《养生要集》有云:柿与蟹(同吃),腹痛大泻。

据说这是不同食物之间相生相克的道理,萧绎很注意这个饮食禁忌,绝不会把柿饼和鱼、蟹等水产、海产混吃。

所以几年来吃柿饼都没有出现腹胀的情况,更别说吃了柿饼后肚子疼。

今日出游,既然以柿饼为小食,那么席间就绝不会出现鱼羹、鱼汤。

吃完柿饼,萧绎见家人齐聚,气氛融洽,且徐昭佩居然没有挑事,不由得心情大好。

今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萧绎抬头看着蓝天,愈发觉得心旷神怡。

他撒下大网,十分顺利,各方都在犹豫,正好被他步步为营。

待到收网之后,就是“大局已定”,届时…

想到这里,萧绎心中激动,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所以,接下来要励精图治,向天下百姓…

不,向父亲证明,他才是最出色的儿子!

哪怕这儿子瞎了一只眼!

因为身体残缺而积累了几十年的委屈和不甘,差点涌上心头,萧绎将这不快压制,畅想着美好前景。

周国的权臣宇文护,接连废立皇帝,可见周国内部围绕权力的斗争十分激烈,看来近一两年无心对外用兵。

齐国则出现了叔夺侄位事件,夺位的叔叔,为了稳定局面,近一两年也不会对外用兵。

所以,无论国内国外,时机都不错。

萧绎已经下定决心,等自己取而代之,就要抓紧时间斩草除根,不给周、齐两国趁火打劫的机会。

想到斩草除根,萧绎首先想到李笠。

毫无疑问,李笠有栋梁之才,无论是打仗、练兵、经营、治政,都很有才干。

却没人可以驯服这头猛虎,因为这猛虎可以自己找食物,自己纠集群虎占山为王。

然后把虎山经营得尾大不掉。

萧绎觉得,自己都未必能压住李笠这头猛虎,遑论将来、萧方等继位后。

既然李笠不能为己所用,就不是栋梁,而是祸害,所以不能留。

具体该怎么铲除这祸害,必须小心谨….

萧绎忽然觉得肚子胀痛,一开始还只是腹胀,很快便隐隐作痛。

他还想忍一忍,但肚子痛得越来越厉害,以至于面色发白、额头满汗,一手捂着肚子,身体微微前屈。

其他人发现萧绎不对劲,惊疑起来,坐在旁边的萧庄赶紧上前询问,而世子萧方等顾不得那么多,立刻跑上前来。

一脸焦急的问:“父亲,怎么了父亲?”

萧绎看着儿子,想强作镇静,但腹疼如有刀绞,疼得装都装不了,蜷缩着身体侧倒:“痛..好痛..”

萧方等见状大惊,脑袋一片空白,萧庄先反应过来,大声呼喊:“来人,快找医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