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丝瓜向日葵成视频人

李玄都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屏息静默,如死一般寂静。

温夫人的目光对上了李玄都的视线,不过她没有看到恼怒、怨恨灯情绪,只有平静和漠然,眼底深处还藏着一股肃杀。这股肃杀不是针对她的,甚至不是针对李谨风这些人。

与此同时,秦素也在望着李玄都,也看到了李玄都眼底的肃杀之意,她立时明白了,李玄都的这股肃杀之意的确不是针对温夫人和李谨风等人的,而是针对那些藏身于幕后之人,也就是元凶巨恶。

温夫人收回视线,又低下头去,说道:“没有什么威逼利诱。那日我与李宗主在方丈岛惊涛岩见面,也许是李宗主,也许是其他人假冒,总之那个人与李宗主一模一样,只是不曾想,先夫悄悄跟在了小女子身后,见李宗主……见李宗主对小女子有不轨之意,便现身制止。可先夫如何是李宗主的对手,李宗主只是轻轻一推,先夫便飞了出去,然后李宗主便飘然离去,先夫起身之后,并无异样,反而是与小女子大吵了一架,小女子本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可就在第二天的时候,他、他就忽然不行了,当天人便去了……”

李玄都对于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只是说道:“没有威逼利诱是最好。”

陆雁冰待到李玄都说完,也来到棺材跟前,打量了一下,说道:“老祖宗说要拿出证据,就让人抬来了这口棺材,看来证据就在棺材里了。”

“不错。”李谨风吩咐道:“就在棺材的尸体上面。”

陆雁冰道:“这倒是奇了,刚才老祖宗还说过,你已经和几位堂主查验了尸首,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怎么现在又换了说法?”

李谨风道:“第一次查验尸体没有看出异常不等于第二次查验尸体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异常。昨天晚间,我们又请来了一位高人一同查验尸首,这才发现了尸体上的蹊跷,也就是证据。”

陆雁冰立时问道:“高人,什么高人?”

李谨风道:“这位高人并非本宗之人,而是东华宗的太微真人。”

话音落下,李谨风多了几分和气,说道:“还请太微真人出来说话。”

肉嘟嘟小可爱美女

立刻有人前去通传,不多时后,从八景别院的坤门中走来了一名道人,正是与李玄都有过数面之缘的太微真人。对于太微真人会出现在蓬莱岛上,李玄都并不奇怪,当初张静修与李玄都见面,随行的就有白绣裳、悟真大师、萧时雨等人,如今李玄都这边,自然也要有其他几宗的宗主一起商议才是。

太微真人现身之后,没有与旁人说话,而是向李玄都行礼道:“见过李宗主。”

李玄都还了一礼,“自从北邙山一别,已是许久未见,真人安好。”

“一切都好,李宗主安好。”太微真人微微一笑,也不绕圈子,直接说道:“贫道今日之所以出现在此地,是因为老剑神之邀,李宗主应该知道,贫道因为身

在金鳌峰,与蓬莱岛不过是一海之隔,所以就比李宗主来得早上几日,昨日的时候,李老前辈忽然找到贫道,要贫道去帮忙查验一具尸首,据说是死的蹊跷,李宗主也知道,李老前辈是江湖中的前辈,贫道只是晚辈,不好推辞,所以就去帮忙查看了一下。”

太微真人一席话,便将前后经过了说得清清楚楚,用意也很明显,他不想得罪李玄都,可又透着无奈。

李玄都立时明白了,在齐州还有一座社稷学宫,定然是社稷学宫给东华宗施加了压力,所以太微真人才会参与到此事之中,只是他不想与李玄都撕破脸皮,所以才说了这么一番话,可以看作是解释。李玄都的宗旨从来都是拉拢大多数,消灭极少数,那么太微真人,他是不会去得罪的。李玄都笑道:“真人的难处,我理会得。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太微真人听到李玄都的这番话,松了一口气,笑道:“李宗主理会就好。”

李玄都说道:“就请真人把验尸的结果说一说吧,真人是外人,你的话更能服众。”

李谨风也道:“正是,就请真人说出结果吧。”

太微真人点了点头,说道:“说来话长,还得从天宝二年的帝京之变说起。在场诸位,有许多人都是亲历之人,具体过程,贫道就不多说了,只说一点,那日在深宫之中,地师徐无鬼暴起发难,让沈老先生当场身死,也致使静禅宗的方静方丈重伤,返回静禅寺之后不久,便坐化圆寂。”

太微真人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此事虽然隐蔽,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多少有风声透露出来,大家也都心中有数。陆雁冰立刻望向了李玄都,李玄都面不改色,眼神示意陆雁冰稍安勿躁。

然后太微真人又继续说道:“静禅宗虽然封山闭寺,但方静方丈为了化解伤势,还是秘密派人请了几位江湖同道去助他一臂之力,其中就有贫道,除此之外,还有妙真宗的万寿道兄和金刚宗的悟真大师,此事,他们也可以作证。”

李谨风大声道:“不错,江湖上擅长炼制丹药治病救人的就是东华宗和妙真宗,悟真大师又佛法高深,静禅宗的方静方丈将三位请去,合情合理。”

李玄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认可了这个说法。

太微真人叹息道:“我们三人到了静禅宗后,一起为方静方丈查看伤势,发现方静方丈体内有两股诡异气机,与比之大名鼎鼎的‘鬼咒’更为棘手,隐藏扎根于三大丹田和奇正经脉之中,与方静方丈气机同化,难分彼此,时隐时现,想要将其除去,就要废去方静方丈的一身修为,所以我们也是束手无策。直到很久之后,贫道才得知这门功法叫作‘逍遥六虚劫’,是地师的得意功法,十分厉害。”

众多清微宗堂主和岛主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此诡异功法,不由暗暗惊叹,只是出自地师之手,又觉得合情合理。

就在这时,

李玄都开口道:“帝京之变,我是亲历之人。谁也不曾想到,堂堂地师,竟然会伪装成一个宦官,突然出手,先是以‘太易法诀’破去了沈老先生和方静方丈的护身宝物,然后又运转阴阳宗的‘逍遥六虚劫’,阴阳逆转,明晦转化,水火骤起,太平宗的沈老先生先后遭遇阴火、玄冰、天风、雷殛四劫,当场身死。静禅宗的方静方丈遭了幽冥、赤土两劫,也是重伤。”

太微真人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后来地师在静禅寺中偷袭大天师,用的也是此种手段,只是大天师早有防备,躲了过去。不过如此一来,大天师也无从得知‘逍遥六虚劫’到底有何种奥秘。”

李玄都道:“其实不止如此,想必诸位都已经知道我去金帐之事,那日在金帐王庭,地师徐无鬼和圣君澹台云两人联手围攻金帐国师,地师也曾用过‘逍遥六虚劫’,金帐国师便是死于此法之下。”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震惊。既是震惊于地师和圣君的联手,也是震惊于“逍遥六虚劫”的威力巨大,能让地师和圣君两人联手围攻之人,必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长生地仙,可就算是长生地仙,最终还是死于“逍遥六虚劫”,如何不让人震惊。

太微真人望了李玄都一眼,说道:“正是这门功法,发作起来,六气紊乱,使得自身气机自相残杀,有以彼之力攻伐彼身的真意,所以无论是何种境界的高手,只要制不住六劫之力,轻则重伤,重则直接身死。当年方静方丈体魄坚韧更胜悟真大师,初时只是重伤,可化解不了体内的六劫之力,最终还是难逃身死下场。可再去查看死者尸体,却根本没有半点痕迹,因为是自己体内气机自相攻伐厮杀,所以看起来就像是走火入魔的症状,而不是被外力所侵,也亏得地师天纵奇才,竟是能想出这样的奇妙手段,委实可怖可畏,非我辈能及。”

李谨风立时说道:“开棺。”

那些抬棺的弟子将还未封死的棺材打开,露出里面的尸体。李玄都抬眼望去,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能以如此年龄就升任副堂主之位,也算得俊杰,可惜无辜卷进了这样的大事之中,却是成了个冤死鬼,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都不清楚,也是可怜。可是话又说回来,在那些幕后之人看来,司徒玄策都能死,杀一个小小的天牢堂副堂主算得了什么,若不是张静修和李道虚太难杀,他们甚至也要一并杀掉才能安心。

陆雁冰在青鸾卫任职,她关注的和李玄都不同,她着重观察李如远的尸体死因,只见李如远面容平和,仿佛睡着了一般,可她伸手在李如远的胸口、小腹上按了一下,去发现了些许异样。

太微真人叹息道;“五内俱焚,是走火入魔的迹象,也是赤土之劫的迹象,两者极为相似,当年方静方丈便是如此死状。”

陆雁冰皱眉道:“真人的意思是,是地师假冒师兄去见了温夫人,然后又杀害了李副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