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抖音

夏初初看了他两眼,也不说话,径直走到他对面坐下。

“我是冲着能解决我的烦恼,才会过来的。”夏初初说,“别以为我是给面子。”

“是,我何德何能,让给我面子?”

“我刚刚从年华别墅过来的。”夏初初直接开门见山,“本来打算去找找慕迟曜,结果他不在家,所以就来见了。”

“想求助慕迟曜?”

“难道不可以吗?他至少,比,比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聪明,都有办法吧?”

“这一点我不否认。”顾炎彬挑眉,“但是好像忘记了一点。

“是吗?”

“慕迟曜是厉衍瑾最好的朋友啊……是有什么把握,觉得慕迟曜一定会站在这边?”

夏初初撇撇嘴:“那安希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呢,我怕什么?”

顾炎彬轻笑了一声。

“行了。”夏初初挥了挥手,“我们也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直接告诉我,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名正言顺的离开厉家?”

长发气质女神对窗浅笑唯美图片

“想离开多久?”

“三五年吧。”夏初初说,“最起码,也要两年以上。”

时间越久越好。

久到能把一个人给放下,能把一个人给遗忘。

“打算离开这么久?”

“是啊……”夏初初点点头,“能离开多久就多久,这厉家,我是待不下去了。”

“是受不了把忘记的厉衍瑾,还是受不了厉衍瑾和乔静唯在面前恩爱?”

“我能说都受不了吗?”

“那的抗打击能力,还真是弱。”

“随便一个正常的人,都受不了自己曾经最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吧……当然了。”夏初初话锋一转,“这样不懂爱的人,例外。”

顾炎彬看着杯子里的红酒:“是,我不懂,懂。”

夏初初用指尖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杯子:“我也想喝呐,就只顾着自己?”

顾炎彬笑了起来,拿起红酒,起身,给夏初初倒了一杯。

一边倒他还不忘记调侃夏初初两句:“上次在酒窖里,还没喝够?”

“说起这件事,我就问,那天还来了?”

“厉衍瑾打我的电话,问在不在我这里。我估摸着是出事了,所以赶过来。”

夏初初笑了起来:“哟,顾炎彬,看不出来,还这么的关心我啊?”

“那是,一日夫妻百日恩。”

“谁和是夫妻?”

“那也差点成了夫妻。”

夏初初啧啧两声,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和他说太多,只是问道:“既然当时在场,那看到了什么?”

顾炎彬看着她:“指的哪一方面?”

夏初初想起小舅舅的话,她似乎在昏睡过去之后,做了许多自己都不记得的事情。

小舅舅吊她的胃口,不愿意说,也不会说,看看顾炎彬会不会知道点什么。

她赶紧问道:“就是所看到的部啊。反正,我是知道,是小舅舅把我从酒窖里抱出来的,还和他……争执了起来。”

“是,厉衍瑾都告诉了?”

“告诉了一点点。”夏初初回答,“但是他始终不说,我在昏睡的那段时间,无意识的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顾炎彬忽然笑了起来:“我要是厉衍瑾,我也不会说。”

“为什么?”

“夏初初,知道当时的样子,完是把厉衍瑾,当成还在和相爱时候的厉衍瑾了。”

夏初初一怔。

顾炎彬继续说道:“不停的在喊他,紧紧的依偎在他怀里,像一只小猫一样,黏得紧紧的,说他终于来了,终于等到他了……”

夏初初目瞪口呆。

“所以,我想,厉衍瑾不愿意提,就是觉得太过亲密了,说出来他会觉得尴尬吧。”

“我……我居然……”

“不说,他不说,其实也没什么。除了我看见,没有其他人了。”

夏初初懊恼的扶额。

“看来,我自以为自己把感情隐藏得很好,但其实,有心人,都看出来了吧……”

也不知道这个有心人,包不包括小舅舅。

连乔静唯都看出来,她喜欢着小舅舅,那么,小舅舅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出来吗?

还是说,一般智商比较高的人,情商……都不咋地?

或者说,情商也可以,就是在男女感情方面,更加的迟钝?

顾炎彬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谁看出来了?”

“乔静唯啊。”

顾炎彬很明显的一怔。

夏初初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快了,但话已经说出来了,也是收不回来了。

她干脆坦坦荡荡的说道:“对,乔静唯就是知道了。”

“是吗?”顾炎彬问,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她怎么知道的?”

“她看出来的,她说,每次她和小舅舅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发现,我看小舅舅的眼神非常不一般。她还说,我这次被困在酒窖里,是自己策划的,自导自演……”

说着,夏初初又笑了笑:“可能在爱中的女人,敏锐度都远远高于平时吧。乔静唯本来就是小舅舅的女朋友,看出来了,其实也不奇怪,怪我自己的演技太过拙劣。”

顾炎彬这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看来,是乔静唯先按耐不住了,但是又不能明着把事情都捅破,所以找了一个这样的理由。

乔静唯倒是沉不住气了。

厉衍瑾都忘记夏初初了,她还这么的慌张,真是一点冷静都没有。

还好夏初初没有怀疑其他的。

顾炎彬淡淡的问道:“那,乔静唯知道了,和摊牌了,说什么了?”

“说什么?能说什么啊……宣誓她的主权呗,顺便还对我发了一通脾气,说些难听的话。”

顾炎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呢?怎么回击她的?”

“我要怎么回击?”夏初初看着他,“本来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乔静唯……没错吧,所以,我还能多说什么?”

“就任凭她那么说,对发脾气?”

夏初初在心里回了一句,她还没说乔静唯还扇她呢。

但是明面上她却说道:“对啊,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和她对着干,互相大骂一场,闹得人尽皆知,让乔静唯继续把事情给捅出来,然后我在慕城的名声,就彻底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