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污版下载

整座不老山。

漫天的鬼修,身躯震颤,眉心一股股血气飞涌而出。

他们这些时日躲藏在东境大泽深处,所汲取的修行养料,都来自于“山字卷”的馈赠。

而如今,山字卷的主人要收回这些馈赠。

一缕一缕的灵气和星辉,涌入不老山道观。

那根悬在额首一尺距离的竹简,化为一道金灿的光芒,融入宁奕眉心,鬓发飞扬的黑袍年轻人睁开双眼,眉心有一抹神韵亮起,他停滞极久的星辉第八境界,在此刻松动起来。

山字卷将大泽这些三境,四境鬼修的灵气,都汇聚而来。

不老山顶,道观上空,一股涡旋凝聚而出。

大风起兮。

道观的观门被人推开,从内缓缓走出一道黑袍身影。

骑在“不死雀”背上的苦吴,瞳孔收缩,他曾想过不老山所住的人到底是谁……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人。

要问东境琉璃山最恨谁。

亲亲我的小黑皮

不是栖身在大泽深处的那些南疆老魔……而是这个姓宁的蜀山小子。

蜀山小师叔……宁奕!

宁奕神情平静,推开观门,他缓慢伸出一只手,对准不老山上空的“星辉涡旋”,而后缓慢握拳。

攥拳的刹那。

漫山遍野的鬼修,身子都炸开,山字卷的力量从他们体内崩碎——

山顶涡旋破碎,倾捶如瀑布。

宛若星云倒转。

当年他未曾点燃星火的时候,曾经在周游的鸟背上见过星云流转,银河倒悬的画面,也曾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坐在星河之上的场景……而今日的不老山,这一幕近乎还原的上演了。

宁奕的第八境,需要海量资源才可以破开的第八境,此刻支离破碎,就此破开!

他的黑衫鼓荡起来,庞大的星辉汹涌在每根筋脉,每个周天,身形有些瘦削的黑衫年轻人,发丝飞扬,晶莹剔透的神性氤氲在每根毛发之间。

厚积薄发。

执剑者传承开启之后,神魂,体魄,星辉,剑气……都得到了极大的锤炼。

第一卷天书“山字卷”到手之后,临门一脚终于踏破。

由量变,到质变。

星辉由八入九。

剑气由三入四。

不仅仅这样,长久压抑的星辉,终于得到了释放,层层叠叠如潮水般涌起,而且还在上涨。

第九境的初境被破开,接着便是第九境中境,后境……这股星辉气息,一直上涨到第九境巅峰,距离十境只差那么丝毫之时,堪堪停下。

而且“不破开”十境,还是宁奕自己的意愿。

叶长风老先生教导自己,修行如登楼,不要急着登上楼顶,在哪层楼,就把哪层楼的风景看一遍。

星辉境界第九境巅峰,停在十境之前。

剑气境界第四境……也就是西海老祖宗所说的,以一杀二以二杀三以三杀四都不算难,但“以四杀五”犹如登天的剑气第四境。

星辉境界的破境,意味着白骨平原的再一次强大。

宁奕的体魄,神魂,在极快的几个呼吸,迅速恢复到了完美的状态。

他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那骑在不死雀背上的白发童子。

紧接着,他又望向了远方金华城的方向,那里还有一股强烈的煞气。

东境的第一波筹码,就是两位十境强者么?

宁奕的神情骤然冷了下来。

金华城那里,已经有肉眼可见的怨念汇聚翻涌,穹顶一片阴煞。

不是李白桃去晚了,而是这帮鬼修来得太快。

这是要违抗大隋铁律,强行屠城?

……

……

苦吴坐在不死雀的鸟背上,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画面。

那个姓宁的小子,出关之后,仅仅一只手,就捏碎了不老山上的所有鬼修……这是什么功法?这是什么手段?

紧接着他看到了更不可思议的画面。

姓宁的破境之时,不老山顶上空浮现而出的涡旋,这等气势,已经比十境破开还要壮观好几倍……而他的感应明确告诉自己,这个蜀山剑修,破开的只是第九境!

苦吴从未见过,一破境就抵达当境巅峰的天才,而这个叫“宁奕”的年轻人做到了,短短数个呼吸,身上的气息就停在十境前的临门一脚,一入九境便是巅峰!

这样的人,如果有一日抵达十境,会是什么样的光景?直接成就大隋最强的十境?

不死雀长鸣一声。

苦吴脑海里瞬间冷静下来,他明白了为何甘露先生大费周章也要杀死“宁奕”的原因了……在电光火石之间,这位大泽老魔的左臂右膀,想到了一件事情。

大泽能够在三圣山的攻势下支撑如此之久,是因为几位魔君都掌控着优先的修行资源,大泽内的灵气极佳,修行速度极快,若是受了伤,恢复速度也极快。

这几年来,投奔大泽的鬼修,都是看中了这一点,许多没有办法在鬼修之路上走得长久的修士,踏入大泽之后,逐渐也破开了本不能破开的门槛……大泽里都流传着,这是某件“先天灵宝”落在此地的缘故。

几位魔君亲自出手,找寻未果。

而在刚刚的刹那,这漫山鬼修死前,眉心分明有一股血气不受控制的冲出……这股气息与不老山顶的涡旋如出一辙。

是血气,也是灵气。

他望着站在道观内气定神闲的那个年轻人,心想难不成那件“先天灵宝”,是被宁奕找到了?

只可惜他来不及多想,也没有更多的时间给他多想。

下一瞬间。

道观的地面层层炸开,宁奕根本就没有怜惜洛长生在时精心打理的“不老观”,不老山顶掀起一股音爆浪潮,两旁的木屋,竹楼,顷刻之间支离破碎,摧枯拉朽化为木屑。

山顶上空。

坐在鸟背上的苦吴瞳孔收缩,双手按在“不死雀”的背上,整个人弹射而出。

半个呼吸不到,“不死雀”整具身子都炸碎开来。

白发童子呼吸急促,双袖滑出两柄弯刀,他看着向自己冲来,速度极快力度极猛的黑袍宁奕,在大隋杀过许多九境,这是他见过最匪夷所思的,没有之一!

两道身影瞬间撞在一起。

宁奕拔剑出鞘,并没有过多言语,他没有时间废话,以九杀十是极难的一件事情……但他如今不仅仅要做,动作还要快,因为杀掉这个白发童子之后,他需要立即赶赴“金华城”,那里有太多的无辜人等着自己。

不老山上空。

一剑两刀,剑气与刀光撞在一起。

轰然一声。

白发童子苦吴的面容扭曲,两柄刀器截截破碎。

宁奕单手持剑,一剑下压,执剑者剑气无坚不摧,凿碎两柄刀质宝器之后,以一种极其霸道的姿态,强行把这位第十境鬼修砸地抛飞而出。

白发童子的身子犹如一枚炮弹,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出,后背着地,砸得山顶凹陷下去。

他来不及起身,瞳孔里便有一道漆黑影子愈放愈大。

双手持剑的宁奕单膝跪地之姿,砸在苦吴胸膛,旋即一剑插入眉心,这一剑用力极深极猛,直入山顶大地三尺。

在这一剑的剑气之下,连鲜血都没有溅出,整具白发童子的身子都寸寸湮灭,化为虚无——

“轰”的一声,剑气如敲钟。

尘埃落定之后。

不老山顶道观彻底化为废墟。

做完这一切后,宁奕的神情并没有轻松,更没有一丝释然。

而是更加凝重。

他望向不老山大战之后的山门,诸树皆塌,但唯有一个例外。

……

……

金华城,群魔乱舞。

站在金华城城头的炤昱,面带微笑,他站在招魂幡的旗杆顶端,远眺四方,入目尽是一片猩红画面,这座金华城内,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但也有一些修行之辈,或者体魄强硬的江湖中人,能够在阴魂掠出之时对抗一二,满城风雨里,刀剑枪戟之音交撞而起。

他很喜欢欣赏凡人临死之前的画面。

被噬魂幡炼化的生魂,是阴煞之躯,若无道宗的“五雷咒”,或者圣山的浩然正气,很难直接将其灭杀。

这些阴魂,一吞十,十吞百,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化为一座人间炼狱。

鬼修屠城乃是大忌。

但如今有甘露先生庇护,想必这方圆三十里内,圣山中人不敢入内。

他自然敢放开手脚。

寻常刀剑,怎能杀死阴魂?

一位死死搂着襁褓婴儿的母亲,躲在角落里,孩子父亲是个江湖武夫,双拳带出罡风,打穿一道阴魂,下一刹那就被重新复原的阴魂抱住头颅,整个人双目由漆黑变得猩红,身躯被黑色火焰燃烧……

一片混乱。

“别挣扎了,快点上路吧……活着有什么意思?”炤昱笑了笑,喃喃道:“杀光了你们,就算不老山上住着圣山命星,我也要让他折寿一百年。”

紧接着,他皱起眉头,望向不老山方向。

一道极其恐怖的波纹绽放开来。

数量磅礴如潮水的阴戾鬼修,分成两拨,一拨跟在苦吴身后,另外一拨跟在炤昱身后,千里迢迢从大泽追随而来,是这场浩劫发起的“主力”。

然而在不老山顶那个破境年轻人握拳的一刹那,齐齐炸碎开来。

再过几个呼吸。

炤昱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摊开手掌,那枚“苦吴”的命牌,先是裂开一道纹路,接着啪嗒一声,破碎之后,化为齑粉簌簌落下。

他望着不老山,皱眉道:“苦吴……这就死了?”

(今天晚上只有一更,因为下章是大章。)